老时时彩360定胆杀号|彩票老时时彩
景區咨詢電話 0717-8850588
  • 國家5A級旅游景區三峽人家風景區歡迎您
  • 大美之地 盛世美景 心靈港灣
PM2.5:15

“詩歌中的新三峽”有獎征稿獲獎作品公示

一、“詩歌中的新三峽”有獎征稿詩詞作品,經過初評、終評,目前已評出各獎項獲獎作品,現予公示。公示期間,如發現有抄襲、剽竊等行為,可向本次活動組委會辦公室舉報。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二、公示期時間為5天,從2018416420日止。公示無問題,即擇日舉行頒獎。

 

三、為保證評選的公正,本次活動采用“雙匿名”評選機制,即評委不知投稿者,投稿者不知評委。評委名單與獲獎名單同時公布。現將本次活動的終評委名單同時予以公布。

 

 

獲獎作品

 

一等獎 1

 

《題在“三峽人家”上的詩章》

(組詩)

 

 題燈影石

 

請接受這樣一個事實——

石頭的前世并非石頭

請走近些,站在懸崖邊眺望

歷史是一種眼光

現實是另外一種

江水浩蕩,反復沖洗著人間滄桑

卻無法帶走眷念生活的目光

請從愛的角度試著理解

這四塊石頭為什么會站在這里

日復一日地守望著

近乎徒勞地召喚著

它們太像我們熟悉的親人了

以致于你一旦見過它們

就會想起當年你離家的那個晚上

一盞馬燈在身后照著

莫須有的前途

你已經消逝在了黑暗中

回頭仍能看見豆光閃爍

           

題明月灣

 

李白的月亮總是澄澈明凈的

杜甫的月亮愁云密布

若是你到過明月灣

你會發現其實他們共一輪月亮

區別在于心中的幻像

若是你站在邀月亭里

你會進一步發現真正的月亮

并不一定高掛在天上

長江從高處奔流到眼前

用流水畫出了一輪月牙

碎光填滿其間

粼粼的波光中有你我向往的

遺世獨立的自在與豁達

你拿不去

我也帶不走

 

題甘液亭

 

我已經忘記了乳汁的味道

當我在記憶里拼命回味時

乳房的形狀已經悄然改變

液態的生命變成了固態的生活

我試著接受這種改變

但總有甘泉從深喉中沁出

不多不少,剛剛滿足了

我在人世的欲求

 

題琴鷹瀑

 

所有的傳說都是真的

我傾向于無中生有

把枯燥的生活當作必需品咽下

把想象的生活當成額外的滋補

當我站在轟鳴的琴鷹瀑前

你眉飛色舞地向我介紹

這是一位向往愛情的女子

為了愛人縱身一躍的場面

我瞬間產生了一種暈眩

仿佛我也曾有過這樣一位愛過的人

她在陽光下埋頭清洗長發

那是一個水花四濺的正午

為了看清她皎潔的面容

我淚流滿面等著她抬頭

 

題龍進溪

 

恭喜你走進了詩歌里

變成了畫中人

恭喜炊煙找到了煙囪

柴火找到了樹木

恭喜江水倒流

上溯一萬年回歸淙淙小溪

恭喜你我清澈見底

你是幺妹坐在岸邊掄著棒槌

我是情郎站立船頭撒下漁網

恭喜我們在現實中相遇

昨晚的美夢今夜仍能持續

 

 

二等獎 5

 

一、《長江三峽的長短句》

(組詩)

  

1.白帝城

“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唐?李白)

 

我們讀著一卷長江

也讀著一闋李白的詩篇

而白帝城

是一個頓號

讓時光和流水的誦讀

靜靜地停頓了片刻

 

瞿塘峽口,長江北岸

綠樹叢中,翹角飛檐

靠山環水的白帝城

它眺望的目光

涌動著萬里長江的遼闊與蒼茫

 

白帝廟內

柳葉鑄造了一把

剌破春風的銅劍

東碑林中

濤聲鐫刻著一塊

韻律鏗鏘的石碑

 

托孤堂、明良殿、武侯祠

龍橋河、望江樓、觀星亭

一縷清風敲響了

月亮的暮鼓晨鐘

讓遍地月光匯入

滔滔洪流,滾滾長江

 

而從我胸中躍出的啁啾鳥鳴

早已飛上了兩岸繁茂的枝頭

筆下劃出的一葉小舟

掠過了重重關山……

 

2.巫峽

“巫山巫峽楊柳多,朝云暮雨遠相和”

(唐?劉禹錫)

 

長江在這兒

拐了一個彎

讓負重的纖夫

把川江號子

喊成了

一條江洶涌呼號的波浪

 

奔騰湍急的峽江啊

載得動群山綿綿,草木青青

載得動時光滄桑,斗轉星移

卻載不動一枚楓葉飄落的

熾熱的情懷和離愁

 

那是十二峰上

站得最高的神女

晝夜眺望著遠行的愛人

她的胸中緊鎖著濃密的

巴山云雨

 

夢陽臺上春宵短

秋風亭里秋意寒

翻過夔巫棧道的詩人

他的腳步里多了一縷秋風

他的背影里多了一絲漣漪

他的眼眸里多了一條大江

溢出的,點點滴滴……

 

3.香溪

“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明妃尚有村”

(唐?杜甫)

 

我知道香溪

不是因為與一條大江的交匯

而是一個臨水而居、對水梳妝的

女子,讓潺潺溪水

流進了厚重的中國歷史

 

西陵峽口

長江北岸

昭君浣洗香羅帕

溪水盡香名香溪

 

我相信每一棵青草和春風

都在追尋著昭君的足跡

從望月樓、梳妝臺、楠木井、王子崖

到她小憩的明妃墩

到依依惜別的昭君亭

 

而一瓣瓣桃花水母

仿佛游進了桃花的夢里

宛若昭君遺落在

歲月深處的點點腮紅

 

就讓我用香溪水泡一壺

清風明月吧

想象著昭君當年

如何用內心不竭的源泉

澆灌了塞外的土地……

 

4.三峽人家

“萬樹蒼煙一峽暗,滿江明月一猿哀”

(北宋?歐陽修)

 

波濤的動詞,將長江

比喻成一首樂曲

在這里彈奏得最悠揚

浪花的形容詞,將長江

比喻成一面銅鏡

在這里擦拭得最明亮

 

吊腳樓依山聳立

烏篷船水面蕩漾

撒網的漢子

收獲著滿江璀璨的漁火

浣衣的少女

槌打著手里流淌的月色

 

一縷炊煙,仿佛水墨丹青

盡情地涂抹著峽江的暮靄

而燈影石,被滔滔的流水

敲打出歲月的風聲帆影

讓我們黑夜里泅渡的背影

在明月灣豁然開朗

 

且邀明月當空坐

再挽清風兩三支

就讓江水流得緩慢一點,清澈一點

讓我們在三峽懷抱紅塵,濤聲繾綣……

 

 

 

二、印象新三峽 (組詩)

  

1,印象,瞿塘峽

 

“險莫若劍閣,雄莫若夔”

瞿塘峽的倒影易碎,畫出一波波驚濤駭浪

水上千帆容舠,穿越一襲激揚

兩岸風檣陣馬,是山,是水,還是萬馬奔騰-----

 

水體上的山,劍削如刃

多少面半壁江山,才叫完美如一

 

赤甲山紅色的坦背,擎起忱熱的力量

讓一枚質樸的紅妝,填滿血染的風霜

白鹽山懸繡一頂相思白頭,悠悠清韻,

隔江相望,紅裝素裹,山水如此多情----

 

天開一線,大江滔滔

古老的棧道長眠于江水中

鐵鏈連接著石欄,勒出山水的骨骼

出沒的飛鳥猿靈,點亮山水的眼睛

湍急之后,在一條寬大的縫隙中

跌入更深的懸念里----

 

瞿塘峽,一場屏息而洶涌的漂流

古城,八陣圖,魚腹塔,粉壁墻,古棧道

風箱峽,孟良梯,犀牛望月-----

每一次涉入,穿越千年,從此相忘于斯

山高水遠-----

 

2,印象,白帝城

 

一座城,以詩為名

打開一扇門,把一句多情的詩詞

行吟、銘記、保存、瞻展,讀了又讀-----

 

登白帝,游夔門,一座城的雄心

在于守住光陰的故事,在于傳承衣缽

李白,杜甫,白居易,劉禹錫,蘇東坡

陸游,黃庭堅,范成大-----

一串串詩者的名字,在歷史的河流里熠熠生輝

 

城池鏤刻為華麗的扉頁,草木休戚與共

星輝灑下斑駁的驚嘆,題跋一首絕句的險處

滄海作伴,從窠碑上掉落的偏旁部首,正借用一座城

安放曠遠的風,安放遙遠的鄉音-----

 

白帝廟里,一把柳葉銅劍拋開光陰似水

在竹葉與字碑間,刻畫一枚古陶的憂傷

牡丹,鳳凰,梧桐在窠臼里脫穎而出,明亮在

凝固的碑林,忘卻人間的冷暖-----

 

山上筑城,白龍為形,背倚高峽,水流淙淙

白帝城多少歲月如歌的絕句,鳥鳴與落花

化為一首小令,而篆、隸、行、楷、草的埤文

與詩詞早就凝固成永恒的風景-----

 

 3,印象,巫峽

 

從巫山到巴東,曲折蜿蜒的深秀如一枚

翡翠般的綠,江水拍打著故土,是平平仄仄的韻律

百轉千回的聲音,環繞在巫峽兩岸

在曲徑通幽的光影里,描摹一幅婉轉靚麗的畫廊

 

峽江兩岸,鳥鳴潺潺,大船早已穿過萬重屏障

青山幽幽,濃厚的倒影,鎖住了荊襄千年的滄桑

峰回路轉,細浪淙淙,野花與水鳥在峽影里

劃出飛躍的眼神-----

 

星辰定位著這里過往的船舶,歲月如歌

造化寫下蒼茫的景致,賦予巫峽更多的故事

巫山十二峰,想象成十二個千嬌百媚的處子

綺麗秀色,婀娜多姿,顧盼柔情,一切都是最真實

的夢境,不是神仙,勝似神仙了-----

 

蒼峽連著更多的處子,彩虹之巔,巫山煙云繚繞

陸游古洞 ,孔明石碑 ,大禹授書臺 ,夔巫棧道

楚蜀鴻溝,神女廟遺址-----

還有那累累纖痕,勾勒多少殷切的月光

古老的碑窠上刻鏤多少纏綿悱惻的詩章

 

 “除卻巫山不是云”,便不再留戀熙攘的人潮

拘一捧巫峽的山水,若白駒過隙,蒼涼如斯

迤邐的畫卷,慢慢的悠悵著,閃爍著,展開著

一幅絕妙的青綠山水,美奐如斯-----

 

4,印象,神女峰

 

青青云霞之中,一塊突兀于心間的石頭

所有的佇望都將冷卻,只因剎那間

一個優美的剪影,叫醒了大大小小的石頭

霧靄初升,淡淡的陽光猜不透你的柔情

 

臨江浣洗的身姿,沉入泡沫里的一朵

多情的花兒依然盛開,金光菊與女貞子依然葳蕤著

聚湊成遠方思念的洪流,在溫暖的時候沾上一滴墨

便年復一年的芳香不止-----

 

思念變成永恒,化為堅定的磐石

神女峰在情人的眼里猶如一面風物鏡

照在水里,濺起浪花千萬朵碎影

照在人心,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夙夢

 

站立江水中,扶搖直上的青山依舊

思念依舊,愛的格律與韻腳依舊

游子換了不同的姓氏,哪一個是你等候的天命?

快馬加鞭等不及輕舟已過的纏綿

在神女峰,我依然選擇相信一塊美麗的石頭-----

 

5,印象,西陵峽

 

西陵峽,三峽最險處的峽

人間的焰火已遠,曲折迂回的山山水水

在曠野中踐躋,那些突兀的嶙峋,如心中之獸

怎困得住這莽莽陡峭的心-----

 

峽谷中的峽谷,層疊中的山崖,歷史與記憶

在此打了一個心結,那些探出頭的石頭與浪花

在一個泡沫里相撞,又在另一個泡沫里泯滅

林木蕭森,聲浪沖擊更多的聲浪

在凄婉的山谷回響-----

 

峽谷的風匆匆而來,兩岸橘樹薇薇

黃與綠的交響,讓彩霞也短暫的停留

那些枝頭上的橘子給凌厲的山水端上一盤

醉人的沁香,忍住心中陣陣悸動,不愿在

匆匆的江水中,輕易地熟稔蒂落-----

 

兵書寶劍峽的書與劍呢?牛肝馬肺峽的牛與馬呢?

燈影峽的明月和青燈呢?白狗峽的白狗與神仙呢?

 

峽與峽相望,水與水相競,虛幻了千年的光陰

在西陵峽雕刻成一行陡峭的詩章,從此

人們不再疏遠一切造化的魑魅,每一綹風情

為歲月點睛,驚醒了一片赤誠的抒情

 

 

三、《養在深閨的三峽人家》

(組詩)

 

《明月灣》

 

長江走到此處,突然轉體,江水

領著這些群山,繼續東上

一些詞語,要把我的靈魂種植在這樣的山水里

我得以像江水一樣流淌,帶著千年時光

 

水流更急,夢中的江水把乳汁

還給母親,在慈母的目光里

我們用一生的血液,搬運日出

直到把江水舉過頭頂

 

明月灣,更像是我心靈的港灣

一個人的一生,必定有一處靈魂的驛站

收留這決絕的江水、厚重的群山

 

明月臺上,宜吹笛,宜潑墨,宜飲酒

一個眺望的詞語,吐出晚霞

吐出鳥翅上消隱的唐詩宋詞

隔著亙古的時空,這人間四季

只是一片煙水微茫

 

邀月亭里,我會把一個夢,放在群山之巔

然后像江水一樣跋涉,在大地的修辭里

長出銀子樣的支流,長處沃野千里

石令牌會吶喊,那喊聲

在峽谷回蕩,使星空更遼闊

  

《黃龍瀑與琴鷹瀑》

 

黃龍瀑的九天銀練,讓江水騎著駿馬

把月亮娶回山中

 

琴鷹瀑有蓮花的腳

蓮花把春夢租賃給蜂擁而至的群山

趁著春夢未醒,黃龍瀑與琴鷹瀑

把千山萬壑,封閉在這山水的秘境里

 

黃龍瀑走到光堆積的地方,用盛放峽谷的容器

把江水收起來,那一刻,龍津溪和楊家溪

是繃在同一個樂器上的兩根琴弦

聽,風輕云淡,它們隨意彈奏

 

我們卻不敢把凋零的音符,拋到心靈之外

我們像瀑布一樣打開自己

三峽人家就隱身,用這山光水色

褪去時光的軀殼

 

琴鷹瀑把醉了三次的山水,填入一闋宋詞

燈影石要遠上,吊腳樓已展開雙翅

群山越來越空曠,山峰上的積翠越來越純粹

誰在愛?誰魂牽夢繞?誰心疼這個世界?

 

夜色降臨,黃龍瀑與琴鷹瀑互相傾訴

煙水微茫之中

提一盞孤燈,在群山和江水之間

不斷往返

 

《龍津溪》

 

龍津溪用櫓聲帆影,留住江水

我們闖進去,搖籃中,我們被這山水的呢喃

搖至酣眠

翅膀上,星星濺落,我們用一場暴雨

洗滌這錦繡山河

 

燈影石,扯一葉孤帆,在云濤峰海間航行

千山萬壑呼嘯而來

又還原成臥龍嶺伸出的千雙手臂

 

龍津溪的十里畫廊,讓紙剪的山峰在水墨中徜徉

蛤蟆泉一思春,明月閣就憂郁

我以奔瀉的溪流撞向山壁,以喧囂

領著這崇山峻嶺,掙脫山水的牢籠

 

從廟堂歸隱,山水只是史書的注腳

但是三條山溪日夜不停,從山脊匯入溪流

溪水漲了,洞庭湖的春潮又在月亮內心掀起滔天波濤

 

遠處,龍吟隱隱,又化作燈影峽的石壁

龍津溪的峽谷幽峰,一邊蔑視大地和天空

一邊洋洋自得

  

《石牌古鎮》

 

江水的房間空著

那些在巴山楚水里復活的靈魂

一夜之間,在石牌古鎮安營扎寨

 

用風信子捂住江水的嘴

用仙人寨和吊腳樓,遮住江水的視線

裊裊炊煙,在石牌古鎮留住散漫的時光,

 

日出和日落有時只證明朝代的更替

他們把詩句刻在鹽女巖上,然后用江水來消融

江水的房間空著

江水之左,石牌古鎮

按命運的安排,抱布貿絲

 

夏天,我們取下身上的肋骨

放進江水,鳥群知道江水的敏感

只用倒影,切割夢,夢者把古鎮的石板路

當作天空的琴弦,我的手

不小心碰到一個詞

峽谷轟鳴起來

三萬里江水,重新在大地上流淌

 

石牌古鎮在江水轉彎的地方,打碎時光的鏡子

然后以摯愛,沖進遺留的文字里

招安那些復活的山水

 

又是峰巒疊嶂

  

《水上人家與溪邊人家》

 

沒有人比水上人家更了解江水的厚重與疼痛

它小心翼翼,將西陵峽捧進心靈深處

這充滿母愛的水上人家居然

把嘯如激雷的急流撫哄到入眠

琴鷹瀑累了,楊家溪以綠綢緞般的江水

把懸崖峻嶺、古樹飛瀑放進我們甜美的夢中

 

轉過黃牛峽、燈影峽

又是重巒疊翠,山清水秀

溪邊人家就這樣沉醉在自己的深澗幽峰里

我固守在這山水的圣潔處

以石拱橋,推開風

推開臥佛虛懸的目光

但是江水的呼喊,還是通過云逼過來

我閉上眼,側耳傾聽:

攔不住的明月領著江水

在李白的詩句在里呼嘯而過

 

河岸上,又是三月三

祭祀的楚人,在韭菜餃子或一碗懶豆花中相遇

亡魂們干凈地走

一滴淚沁在桔樹葉上

群山在西陵峽卸下什么,我們并未看見

我們看見的是江水被還原

水色空無中,一輪明月已開到凋謝

 

丟下這水上人家與溪邊人家

丟下這喧囂和咆哮

丟下古鎮、烽火臺、古巴王宮、渡口

丟下這昂貴的花瓣,江水依偎

以萬般柔情,愛戀這刀削斧砍的群山

2017-10-18

 

 

四、奔騰的江水也帶不走三峽的詩意(組詩)

  

1    在白帝城和李白對話

 

先生,請允許我以這樣的稱呼你

是因為你的詩才知道這個立于云霄的城

是哦!這么多年,白帝城安好,依舊

是不遜于泰山的風貌、兔兒嶺的蹊蹺

站在你曾站過的白帝城頭,遠眺

依舊是一眼瞬間,“夔門天下雄”壯觀不減

先生,時間的小舟,也是順流而下,

后來者杜甫、白居易、劉禹錫、蘇軾、

黃庭堅、范成大、陸游、幸運的是我

我在你們吟詩的地方想象,想你

忽如一刻走進你們斑斕,柔軟的詩句

一刻看你們看過的白鷺橫跨江水,遠去

你的船好快啊!早已看不見你的帆影。

清晨依舊,每天抵達。

兩岸的猿聲還在,聽起來,有些感傷

先生。你還吟詩,飲酒,劍挽霜花嗎?

先生。如今三峽更為壯觀。彩云絢爛。

宜昌境內,一壩貫穿兩岸。高峽出平湖

成就舉世最大的水利發電站。造福社會

先生。你看兩岸的篦子三尖杉、福建柏

銀杉、金錢松、黃杉、穗花杉、巴山榧

它們又長高了,更加葳蕤,偉岸。

我知道你喜愛月亮。如今月色更加皎潔

迷人。對了,我們一起來暢飲吧!

你喜歡貴州的茅臺,還是宜賓五糧液?

我想和你說說,如今的新三峽,蜀道

如今的大中國,雄踞東方,國泰民安

先生。你可曾聽見我的呼喚。你可知道

我如你臨風懷謝公般的激昂,暢快

先生。此刻逆流而上的一葉扁舟是你嗎?

你看見我了嗎,我在白帝城頭向你招手

 

2        巫山記

 

人間仙境。在游船之上,仰望兩岸

目之所及,巫山云雨,哪一處不是詩句

哪一處不像是剛剛被人擦拭過的鏡像

哪一處不是丹青圣手剛剛殺青的大作!

鬼斧神工。船在江上游移,你會覺得

穿行在畫卷里。山水相互承載

剛柔相濟的浩瀚,蒼穹而磅礴

薄一分略顯遜色、厚一分就顯得威壓

沉悶。是的。此刻的巫山剛剛好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

作為異鄉客。突然遠離塵囂

遠離轟鳴的機器,遠離繁瑣的數字

把自己拋進這不染纖塵景致里

除了深呼吸,除了感到肉體的累贅

真想能成為盤旋在空中的鷗鳥

它那么潔白,在這天水之間

經萬重山而不至于成為險阻

帶著輕盈,神性。丟下針尖的鳴叫

細細的刺痛,讓我如同在尋找

一首詩中匱乏的意象

如同在眾山之間,找尋隱匿的神女峰

薄薄的云霧。紗衣繚繞著

如同彌漫心間的問詢,祈盼,慨嘆!

神性。是多么奇妙!那精鋼的巖石

竟在仰望中變得神圣,柔軟

在心里發出光來

 

3      巴人懸棺

 

山高水長。

玉蘭花在右岸,年年開,年年落

月缺月圓。云霧徐緩,給山留出余地

讓它如刀鋒。時間在眾物體內此消彼長

兀兀窮年。江水匆忙

時時記得把自己送到陌生的地方。

在三峽。在瞿塘峽的棺木峽

風箱峽,大寧河巴霧峽、滴翠峽

大寧河上游巫溪縣境內的荊竹壩

西陵峽中的兵書寶劍峽,九畹溪等地

都有懸棺于千仞絕壁之上

雖飽受風吹日曬、雨打霜滋而不朽

神秘。奇異。令人遐想萬千

古時的巴人如此對待先祖是何用意

“死不落土”?“彌高者以為至孝”?

絕壁上懸著的人已不能回答,蹊蹺

神秘,神秘中的神秘,在古時

怎樣把重重的棺木提及到絕壁之上?

堆土法、漲水法、地質變遷和滑輪和絞車法……

眾說紛紜,如同霧鎖山巒

三峽。有多少隱秘,尚未被人知曉

一方厚土,刨開自己的內心,給予

三峽。母親河的珠冠。巴人。一輩一輩

如同翠竹。每個都圍攏住自己小小空間

靈氣。不停地向上。生息繁衍。

  

4    三峽大壩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是的。時光如馬,從未對任何人停下來

三峽,永遠是長江、母親河的鳳冠霞帔

三峽。地靈人杰、中國古文化的發源地

大溪文化,在歷史長河中閃耀著奇光異彩

愛國詩人屈原、千古才女王昭君

青山碧水,李白、白居易、劉禹錫

范大成、歐陽修、蘇軾、陸游的足跡

千古傳頌的瑰麗詩章;大峽深谷

三國古戰場、英雄豪杰馳騁的用武之地

白帝城、黃陵廟、南津關……

山水風光交相輝映,名揚天下

一江萬里獨當險,三峽千山無比奇

是的,當歷史進入一個新階段

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長江呵,母親河,偉大祖國的脈搏

偉大的中國人審時度勢,興建三峽工程

天時、地利,人和

世界最大的水利發電站橫跨大江南北!

民生。千秋偉業。發電。防洪。通航

三峽新景觀。碧波如鏡,蔚蔚數百里

我真想喚醒古人!來觀看,來飲酒

高歌。共寫一篇洋洋灑灑大壩新辭賦!

面對三峽。面對著碧水藍天

除了對你贊嘆,神奇,感念自然的恩寵

作為一個炎黃子孫,感到無限的自豪

作為龍的傳人、生活在這樣偉大的國度

  

5      三峽人家

 

任何一處風景,如果少了人的蹤跡

都是不完美的,它的靈性將大打折扣

是的。當我目光離開浩蕩的江水

回到龍進溪,烏篷船,嬉戲的鴨群

女子在捶洗衣服,水面寫滿瘦瘦的楷體

鳥鳴般的山歌登萍度水,風一樣彌漫

從山間的云霧回到裊裊的炊煙

我為這質樸、寧靜的生活氣息所感染

悸動。世上 。有這么一處寶地!

山有山的偉岸,無可復制

水有水的柔媚,百轉千回。洞有洞的

神奇迷離,幽靜。瀑有瀑的壯麗

如同碎玉,如同落花

石有石的氣質,透露著遠古、洪荒

沿棧道拾級而上,蹬吊腳樓,體味恬靜

安逸,恍如隔世。這蒼涼、陰柔之美

雄渾之美。哪一處不是透著露珠般的

原始、質樸、不染纖塵般的高貴

怡然自得。彌漫仙境般的夢幻

三峽人家。美得讓人心悸,感動

此刻的我,遺憾升騰,羞愧難以消解

我多想自己也是一代丹青妙手,多想

也能如古人一樣吟詩作賦,記下這一刻

我摁著自己的心,像摁著一滴溪水

這三峽人家哦!

美得讓我的心間在喂養淡淡的鄉愁

 

 

五、大韻三峽·在旖旎的風光里閃爍(組詩)

 

 

三峽·打坐于時光的紙上

 

時光 端坐于宇宙的書齋 端坐于歲月的宣紙之上

端坐于無風靜火的中國畫卷  端坐于

畫家指點江山的心中  而畫家儒雅的心境翰墨蒸騰

 

此刻—— 畫面上沒有風 也沒有雨

沒有人世間的齟齬與磕磕碰碰 只有

草木之魂的氤氳與裊裊消散的氣韻上升

 

光陰與日子合謀 摒棄了蕓蕓宦海的沉浮

摒棄了世間淺薄與欲望 只借助詩意之舟  只借助

時有時無的風  讓馥郁與淡定的心境  泅渡一生

  

瞿塘峽·自然的隱喻與任性

 

從奉節的斷崖壁立而來 從夔門天下雄逶迤而來

結緣于雄偉險峻的8公里長 瞿塘峽關

放開了膽子于水面上撒嬌 散步  卻窺探了

傳奇的生命因子 內斂的學問 亢奮熾熱的性情

 

驚濤駭浪不過是一個丹青寫實 卻馱不動

長江成噸成噸的愛意 以及對于自然的向往

一波波浪花擎起的顆顆水珠 恣肆著生命隱喻與任性

 

世界上 要都是獨獨的風景旖旎就好了

刀槍入庫 暗箭弓藏 人們可以打著哈欠 品著美味

白云可以在青瓷般的藍天寫意 人心也就可以在陽光下曝光

  

巫峽·童真與笑容

 

巫峽綿延四十五公里,峽谷特別幽深曲折,是長江橫切巫山主脈背斜而形成的。巫峽又名大峽,以幽深秀麗著稱。整個峽區奇峰突兀,怪石嶙峋,峭壁屏列,綿延不斷,是三峽中最可觀的一段,宛如一條迂回曲折的畫廊,充滿詩情書意。

 

幽深的 曲折的 像潑墨一樣奇峰突兀的日子

上面 爬滿了光影  爬滿了啃噬高原的癲狂與野性

而巫峽 卻將每一頁日子濯洗得處子般寧靜

 

江水喧囂寫意的足跡 總要被風蝕 擠占

啃噬歲月僅存的肉體  每一處的光滑與玲瓏

柔軟及堅硬 在你的懷抱 都透著絲絲靈性

 

灰暗的都紛紛灰暗了 只有浪花在舞蹈 歌唱

此刻 大地敞開胸襟  并不停下童真與笑容

你的時光 充滿了憧憬  充滿了歲月的驛站與瞭望

  

西陵峽·率性與向往

西陵峽在湖北宜昌市秭歸縣境內,西起香溪口,東至南津關,約長66公里,是長江三峽中最長、以灘多水急聞名的山峽。

 

擷取一粒紅紅火火的太陽

就是擷取一枚率性而又經典的圖章

時間給西陵峽嵌進了無數個淡定的日子

嵌進了水韻多汁的向往

嵌進了 飛翔著草木之氣的畫軸與多彩的生命

 

西陵峽頭頂的藍天白云 一草一木 都很古老了

煙云翻越卷舒 風逝了多少腦滿腸肥的時光

歷盡歲月的洗禮 歷盡謗毀與中傷  

還是那么的率性與閃亮

 

一粒紅紅火火的太陽

心安理得安坐于西陵峽溫暖的峰巒

思忖著過往的傳說與光陰

思忖著某個某處的時段 一閃即逝

寫滿大韻的流向 ……

  

萬里長江的書法盛典

 

長江也有靈性 她的書法

就滿載了一身陽光走路 彎曲的枝枝蔓蔓

就是遒勁的筆法 不停地撫慰著曲水流觴的日子

撫慰著自己不經意間丟失而又獲得的愛情

 

水韻 就讓用翰墨去涂抹打撈吧

草體的書法 還有墨間的飛白

在長江的筆下 橫豎撇捺都是灑脫的筆鋒

長江就在翰墨間浸著

而十月的長江三峽 仰臉笑著

歲月  掂著腳尖張望……

 

  

三等獎 10

 

 

一、李白三峽行船記

  

一滴水從三峽出場。雷聲松動了山峰,也安撫了群猿的一場虛驚。

俯瞰。李白站在柳葉上,披一身莊子之風,辭白帝,過三峽,穿江陵。

就這樣,輕舟敞開云帆,從我們熟悉的唐詩里穿過。

順水推船,灌一壺花酒,煙花三月飄向揚州。

詩里的晴朗是一種節日。

三峽的水用盡思念,慕想秦淮河畔的花船和燈槳。

二十四橋傳來聲聲笛簫,詞語和醉意在明月的波光里閃爍。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可惜,留戀處、蘭舟催發。

花草未眠,帶露水的人風程仆仆。

從前,江南桃花十里,他是一封情書。

一場雨把古代的時間做舊。長安淪陷,杜甫就入了蜀地。

江流大自在,坐穩興悠哉。冬天剛到,詩人就病倒了。

從前,官軍收復河南河北,即刻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就算心要回去,身體也回不去了。罷了,罷了。

野徑云俱黑,江船火獨明。從此,天地多了一只空蕩蕩的水瓢。

 

 

二、三峽,沾濕古詩文的驚濤

  

李白過黃牛峽

迂回的水,驚醒石頭的平靜

白浪勝雪,抬升著月光

站在浪尖的寒冷,比迎面而來的

風,早一步進入人心

這樣的夜,星河寥落

江山已遠,功名和文章

甚至及不上一葉扁舟里燭火

細碎的溫暖。愛月的人獨對長江

雙袖被鼓成浩浩虛空。天地間

人多么渺小,入眼青山、巴水

亦不過瞬息的真實,他感到一種涼意

頭上不知不覺又添了風霜

杜甫在三峽的飲水問題

用木頭支起的客堂,仿佛命運

寫滿一個人半生的漂泊和落魄

風吹動時,嘎吱作響

杜甫日益消瘦的身體里,骨頭應之以蒼涼

皓月照見了他家徒四壁的悲傷

“白頭搔更短”,他的喉嚨被塞著

一塊時代的鉛,沉重又難以言說

長江水浩浩湯湯,而他只是潮流之外

一個被詩神眷顧的人,一個道路窄若琴弦的人

此刻,遠大理想比紙張還脆弱還要薄

山間飲水難,已如烏云籠罩于家人頭頂

引水,伐山中竹,丁丁聲響徹了無數個日子

阿段和信行手掌都殘損了,生之艱

加重了他臉上的風霜,只有那一刻

當水從山頂順竹片流下,他雙眸的湖泊

才漾起一絲喜悅的漣漪

酈道元留下猿鳴

不是那七百里連綿山色

不是遮天蔽日的重巖疊嶂

不是長江水跑得比風還快的速度

不是。也不是兩岸怪柏、懸泉和亂石

制造的震撼,讓我記住那個名字

不是。更不是潭水的清澈

而是三聲力透紙背的猿鳴

從你筆端流出,就沾濕了

無數文人墨客的衣裳

那空谷回響的悲傷,千載之下

依然讓進化的人

一次,又一次

讀三峽,就讀到前世的淚水

 

 

三、《在三峽人家》組詩

  

1、石令牌

 

時間盡頭的綠色和

兩岸猿聲一起

從詩中重新回到

這狹長的古典空間

 

移動的鐵盒子里

有人驚嘆

并將它挪到

千里之外

 

唯有我

在一碧如洗的秋水中沉默:

舉世皆濁,斯人遠去

倒是那石令牌

如無邊落木

滾滾而來

  

2、明月峽

 

邀月亭,我更愿意將它

比喻成碧玉盤子中

盛放的青螺

 

倒是那盤子

一不小心

從禹王手中劃落

化成一彎新月

橫臥在山水之間

 

我們在它的巨大里

舉杯,邀請藏在頭頂上的

另一個月亮

 

但杯中沒有美酒

有的不過是

李太白一千年前的

寂寞

  

3、燈影石

 

取經歸來的和尚

隱于這云霧繚繞之中

而早已忘記經文真義的我們

又匆忙來到

他們守護的洞中

 

五色斑瀾的石頭中

有語言無法描述的

攝人心魄

流水叮咚里

也有落英繽紛

 

世上雖已早無桃花源

便這一刻

我仍然愿意

變成一個武陵人

  

4、巴王宮

 

癝君豢養的猛虎

如今被豢養在

無形的手中

西陵峽上空

早已沒有了秋池

 

背背簍的土家姑娘

新嫁時已不再

哭得死去活來

但我還在哭泣

唯有壘在半山腰的圓木知道

我哭的不過是

那時李義山在西窗

剪的一輪月亮

  

5、龍進溪

 

青龍和琴鷹的眼淚

哪里承擔得起

這人世間的離愁

漫步在龍進溪的早晨

我在竹海的靜幽里

捕捉到了一絲蟬鳴

 

欸乃的槳聲

打破了湖水的寧靜

橋下的漣漪

在空曠中

不斷地發散出去

 

而溪邊那張

篩掉時間的漁網

恰好從湖水的羞愧里

捕捉到了

你的童年記憶

 

 

四、詩歌中的三峽像最美的江山

(組詩)

  

靜靜的瞿塘峽是我靈魂里的另一條大江

 

1

      

靜靜的瞿塘峽,你來自白雪的幽幽獨語

來自天空的深藍或淺藍      

每一次,我企圖靠近,你卻總是無聲的流淌

 

靜靜的瞿塘峽,有什么值得我去悲傷

就有什么,值得我去熱愛

 

2

 

靜靜的瞿塘峽,我以流水仰望星空

將自己連根拔起

融入這鳴響,這旋律,這風景

 

靜靜的瞿塘峽,更多時候我在江邊

孤獨而安靜,像一塊沉默的石頭

 

3

 

靜靜的瞿塘峽,你的流淌,是一雙難以置信的翅膀

一只鳥跟著你飛了一路

閃電一樣,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

 

靜靜的瞿塘峽,你超越大風

是風行走于世的樣子

 

4

 

靜靜的瞿塘峽,你的生長也是一株植物

被陽光澆淋,一年四季里開放成

永不凋謝的花朵

 

靜靜的瞿塘峽,你也像一棵流動的樹

綠蔭里,有生命的喧響

 

5

 

靜靜的瞿塘峽,也像一列火車

你用清涼的速度

把遠方和出發說得具體

 

靜靜的瞿塘峽,你告訴我:生活就是愛恨

經歷、遺忘和深深的回憶

 

6

 

靜靜的瞿塘峽,在秋天,你用自己的身體

染紅兩岸的楓葉

用所有流淌的長江水,使自己存在

 

靜靜的瞿塘峽,像一個疾行的人

落日里帶著磅礴的背影

 

7

 

靜靜的瞿塘峽,我要用

多少滴露水

才能看清你無邪的眼睛

 

靜靜的瞿塘峽,一輪明月巋然不動

與我對視良久,像最美的江山

 

8

      

靜靜的瞿塘峽,你的流淌安逸、自足

從未有過我出發時的困頓和迷茫

你的流淌,使山水變得綿長,使大地變得遼闊

 

靜靜的瞿塘峽,你的奔流,讓天空的鳥雀紛紛展翅

讓兩岸的稻穗一一灌漿

 

9

 

靜靜的瞿塘峽,我靈魂里藏著的另一條大江

灰蒙的江岸,亮起燈火

離上游的風很遠,離下游的云很近

 

靜靜的瞿塘峽,你涌動的激情

使我楓葉般的詩句,再次懸空

 

10

 

靜靜的瞿塘峽,把追隨者的足跡增添到

你的寬闊無限中。峽谷運送的每一朵波浪

都是繁榮與富饒

 

靜靜的瞿塘峽,源源不斷地奔流

帶著我被濯洗和融化的生活

 

11

 

靜靜的瞿塘峽,你的氣息是信箋,是冊頁

是纏繞的絲綢。你的疆域

約等于一首唐詩、兩闕宋詞中的新三峽

 

靜靜的瞿塘峽,水流一往無前

水光之美,是奉節留下的痕跡

 

12

 

靜靜的瞿塘峽,蒼穹的月色里

盛著一殤嗆人的酒

我佐著思念與異鄉的風塵一飲而盡

 

靜靜的瞿塘峽,我用耳朵貼著船舷

聽人世浩大的江水,流成千里之外的搗衣聲

 

 

西陵峽的信使捎給我崢嶸的抒情

 

1

 

西陵之峽,江水起舞,涌向無際的中心

蕩漾出持久的漩渦

我能感到大地地心的跳躍

它的內部,像無數顆露珠從樹葉滾落

 

一個人的疆域,和它有相同的色彩

人世浩大,江水歡喜

 

2

 

西陵之峽,江水帶著奔騰的旋律

要我欣賞這激蕩的美

茫茫長江是我心中的山水

帶我穿越蒼蒼生命的旅途

來與你相見

 

蔚藍是一江澄澈里帶路的信使

捎給我崢嶸的抒情

 

3

 

西陵之峽,我愿是你眼瞼里的一滴淚

亦愿是一面照見天地萬物的明鏡

 

十里春風,把你的江水吹得如此晶瑩

秭歸的天空飄來了

人間的白云和炊煙

 

4

 

西陵之峽,你容納我

洗凈我內心的污垢

西陵之峽,你流經我

滋潤我干涸的河山與肺腑

 

5

 

西陵之峽,請帶我一起飛,像一只

孤獨里懷揣閃電的鷹

我的身體在你之中,如雪片入江

你的喧響和平靜

都不能使我停止

 

飛翔在你深深的湛藍中

棲息在你柔波的邂逅里

我的粗糲與孤絕,是一個生命力巨大的漏洞

等待你以時光般的溫柔填補

 

6

 

西陵之峽,我一再熟悉你的氣息

緩緩上升,又輕輕墜落

我順著江畔往下走,并不去

追究你的源頭、方向和滄桑

 

隔著大地和青山的屏障,你留住了我

易逝的容顏,并充滿了

我霜雪般的往昔

 

7

 

西陵之峽,你黃昏里的江面寬闊

像父親的胸懷

我經歷坎坷,罹患偏頭疼

飲著你的清冽,服下這一劑落日的止痛藥

 

此刻我的寂寞,像你江畔的花開著

披滿塵埃和悲傷

 

8

 

西陵之峽,無邊的浩瀚,蒼茫而悠遠

我抵達你的逶迤,如風抵達云嵐

在陽光里澎湃

 

經年之中,風景葳蕤,而時間的流逝

是磅礴的滄海

西陵之峽,你無數次

撫慰我靈魂殘缺的弧度

直到你像四季里的秋天一樣來臨、照耀

 

9

 

西陵之峽,我是那個流亡在命運里的趕路者

倦于漂泊,因詩所累

遇見你時,沉重的肉體

水珠般輕盈

 

世事如你般堅硬

卻又如你般柔軟

 

歇腳于江畔青草的芳香里,我懇求

你的超拔,和

渡我以生命的苦海

 

 

在巫峽的體內安放筋骨

 

1

 

噢巫峽,你安靜的流淌靜若處子

胸中卻有一條大江的風范

山峰盡頭,確有遠方。但你為遠方

留下了再次出發的位置

 

蜀地遼闊,你的涌動為恩施與巴東輸血

俯仰之間,都是嵯峨與蒼茫的心跳

 

2

 

噢巫峽,我的心像一只梅花鹿在奔跑

比江水還快

時間模仿了江水,江水的速度一直難以超越

 

水底留下的,除了記憶的泥沙

還有生命打磨的美玉

 

3

 

噢巫峽,你始終在重慶的疆域閃爍

明亮的一面

與天空互為倒影

 

平原腹地,我遙看你

如遙看故鄉的雪山

 

4

 

噢巫峽,你的明澈里有流動和生長的事物

山川、群峰和飛鳥競相奔走

一縷炊煙,是你抽出的血肉與筋骨

 

落日像一塊燃燒的鐵,江邊沉默的我

要做秋天的白云

山中的老虎

 

5

 

噢巫峽,長江最偏愛的女兒,兩岸峽口

是你的一雙乳房,流出圣潔的乳汁

江畔石頭上擱著繡花針

一棵樹長出翅膀,它飛著

像一只盤旋的鷹

 

草木依然是最初的那些

愛你的人啊,像大風,痛飲著孤獨

一吹就是一年

 

6

 

噢巫峽,我的詩句裁剪了天空

詩句如徐徐打開的流水

如漫山遍野的花朵綻開

 

不論靜止或喧響,都是時光鏘金鳴玉的誦讀

不論邂逅或別離,都是你眼瞼中晶瑩的淚珠

 

 

五、《三峽更適宜閱讀》組詩

 

 

沿三峽這條路走下去

 

在你的漣漪里得到溫存的啟示,我將喊出

我的船笛

對月洶涌的母愛,彈奏山水忘情,我會在

內心吟誦祖國的搖籃曲

把壯麗從江水中撈起,飲下削瘦、雄渾

風月無邊

 

閃光的是對波蕩的照亮,顛簸的生命

養育著民族的苦難,情愛的熾烈,我要喝下

巫山的云霧和美酒

與白帝城辭別,辭別星辰迷霧,秋柏森森

 

抹去你的淚水,云霧白,還有心靈的沙鷗

登船時你送我的湘妃竹,三枚葉尖刺痛我的訣別

愛意已隨波而去,輕舟化為順水人情

 

我要沿著纖夫的肩膀遙望日月穿梭,黑色的脊梁

伴著江水的號子離岸

在你蕩氣回腸的歌子里表達面對艷遇的喜悅

一朵云輕輕的擦洗你江邊的烏發

催醒崖壁上的紅桔

 

離當陽不遠

 

有一座南津關橫在眼前,我孤身而入

打量江水的畫面,一部不回頭的歷史

那是你愛著的全部家眷

 

身披厚重的月色,跟隨水浪

走進深秋密雨,編織山重水復,愛情的離散

曲折,動聽一座宜昌城的纏綿

 

此時,我離當陽不遠,離關陵不遠

離忠義不遠。

化水為馬,輕蹄踏遍山河,思索

你的少年,修禪玉泉

指點巫山深處的迷津

 

我想扼住馬轡頭,回首再望一段

恩情浮橋

你的身影漂泊在這深醉的碗中

一點一滴都化為挺拔的傳說

封存在記憶的漩渦

 

三峽更適宜閱讀

 

面對一段峭壁,風云的篆刻

水的行動的經書

每一棵松都是活佛

 

他愿意站在高處,把生死掛在云端

蒼翠的身體緊緊攀附住內心的神靈

點亮四季的節氣

 

三峽更適宜閱讀,挑著月色

翻閱斷崖與鷹隼的翅膀

似有千斤風雨于一肩

似有日月同在,山河無邊

 

讀到山海經,讀到懸棺,讀到瞿塘急雨

讀到了偉人的同學少年

我孤身深入你的弄堂,柔情在你的船槳梢頭

掛起一盞星辰

 

 

我的身體內有一座巫山

 

我曾經與你相逢,巫山的一夜

鐘情

我用目光攀登,取你千瓢飲

取你山城的一團霧,一盞燈

掛在我幼小的心田

 

我的體內有一座巫山

今夜購置一把黃楊的木梳

作為畢生的定情物件,作為三十年后的相約

 

難以成眠,除卻巫山不是云

今生只做孤舟一帆

在滄海中漸行漸遠

 

三峽聽雨

 

那雨是帶著陣腳的,帶走我的心。

我聽見湘妃竹的淚,亦在此山流淌。

我想捧著三峽的臉頰,讓他知道我內心的深愛。

讓我化為一顆石頭,聽候清風喊破云影

我是飛的,不用翅膀。只用流水的從容,用漩渦渲染對你的情感。

我只想彈撥一張深山蜘蛛的琴弦,讓你明白我背影的高度,讓你不要這樣素昧平生。

我感覺到你潮濕的呼吸,為何而笑,對著半山樹葉紅

我是為你而來的,但我忍痛訣別,離開

早已經成為明誓。何苦還要送一把黃楊梳

何苦還要喊我清澈的名字,還要刻上暗戀的印記

 

那些花朵在險灘里開放

月亮也深埋其中。長江呀,臍帶一般

纏繞我的心房,讓我今夜呼吸急促

讓我未泯的童心再度回歸,我認識你的,一定是前生

一定是后世,一定是某一個十分重要的時辰

在山與水的交界處相逢

在碼頭與碼頭交錯里張望

 

我一定會放飛多情的眷戀,讓你懂得相守無言

讓你懂得厚重,還有這樸實的山水,雄渾的夜色

深沉的霧霾怎能阻擋目光的閃電

怎能阻擋低沉的船笛,對夜色的呼喚

我順水來的,逆水走的,但我相信了奔騰的命運

已將未來標注在天涯

我看那夜色進入月亮的谷中,讓我守口如瓶啊

關于愛與被愛

我們誰都不說

誰都不說

 

殉葬之梳

 

蜀山之土中靜臥的梳子

梳理你千年的秀發

在倒揚的身段上 水自三峽之源淙淙而來

沐浴之女喲!卷著重重的霧帷圍成的秘密

一路打聽著有關你的身世

你踏濕的鞋面和久久不散的簾紗!

 

我還在聆聽山與水的沉雄 那些晦澀隆重的

炊煙是你枕上的風吹起的!

端起粗糙的酒杯 回頭尋找躲于秋日林道中的

朝陽 我仍是眷戀她的柔情?

我撫摸著江石輕聲耳語 我的到來是赴你前生的盟約嗎

 

細碎的浪花在輕吻我的腳底

是那些金線厥閃著脆亮的淚 我置身于

神游的奇境 走于水上

被三峽攙扶 行棧道 越梁山

聽飛瀑 于陡折處斜望琵琶村

是懷抱金沙流灘的溫柔 是流光溢彩的

耳環之光晶 是赤腳之仙踩出的印跡

 

湘妃竹在山中獨立一叢 孑然舞絕

峽口之風自西向東蛇端游走

淚灑生土濺染的麗魂 蔥蘢地影出一身瘦弱

半卷史書 一縷桃眉 永垂于巫山峽口地蕭風里

守望中國傳統的血族 一個受寵女子獨有的嫵媚之秀

 

垂斂靜臥的棺木 于峽壁之上對視著鷹魂 雨魂 山魂

生是一株標致的黃楊 死做一把陪葬的黃楊木梳

與你同葬在千丈懸崖之上 守成一縷青絲 呼不回江上

的纖夫或遠上京城的都吏 等彎月照破船舷的情郎

像水魅一樣拍著你的船舷對歌

驚起一陣陣內心的浪濤

 

我凝視這一把雪亮的梳子 棗紅的密齒上仍舊遺留有

古韻的發香 在觀星臺與那些大英雄嘆江上的憂愁

一起就坐于白帝城的舊博物館里 與那些巨大的象骨 瓦罐

繡滿金色花飾的雕欄一同散發著幽遠的火光

我要將它們同遙遠的靈魂一道收留,同這些江河的星空

一道浮游一千二百年的寒風

束一把清袖 望一眼山脊上斜插的弓弦

咽一汪隔世的淚水和嘆息 讀一遍諸葛退兵的石刻字

想山外已是遍江岸的紅橘了

 

水上中秋

 

那時候我們多像長江

一尾游魚

在岸邊上隔欄望月

 

那時候一切都是行動

我們逆水而上

月逆云而下

 

那時候,云依偎著月

我依偎著你

桂樹把黑色的花瓣

灑向山尖

把銀色的花蕊灑在浪底

 

那時候我牽著你的手

為了今生不再錯過

我們短暫的與長江共度一個水上的中秋

 

那彎金月餅,碎屑都落在了水里

眼淚也落在了水里

巫山的云雨

卻落在了內心

 

我們在一把傘下躲雨

會不會共同走過望鄉臺

共同喝下普陀湯

即使忘了前生

會不會再談一場艱苦的戀愛

 

月啊,在我們團圓的時刻

我的內心

卻想著下一次月圓夜

 

雨夜巴山

 

雨來了,你問巴山?

不是我的秋池已滿,只是這夜夢漫長。

聽雨,窗外都是你千里之外的腳音。

 

我躺在床上聽雨,雨早已寫滿了這青春的目光。眷戀,漣漪,纏綿。

不是邂逅時的歡欣,你可聽到了秋桐的搖落?當我靜守在山口,霧中是否已經有人舉傘而來?

只有這沿坡而上的臺階,只有這濕重的話題,只有這無語的人生。

 

我想為你拭去發縷上的水滴,緊緊的攥住你寒涼的小手,我想帶著你撐篙游遍這煙霧中的長湖。

 

巴山夜雨,聽你時,是不是你曾經未曾吐出的詩句,如今,在寂寥的長夜念與我聽?

是一位溫馴的長者,翻開厚厚的佛經,為你而愛,為你而生,為你而死。

不是偶然,是必然。不是前世,是今生。

如果,已經錯過,是不是聽雨到了天明,芭蕉上的晶瑩,醍醐美酒,無關他情,送我的人啊,僅僅是風。

 

 

六、新三峽人家,抬高幸福的抒情

  

長江站起來

三峽在江水中站起來

180米陡峭的海拔

抬高三峽人家的門扉

早晨,剛剛清掃庭院

陽光就走進來

一個明媚的日子

就把簇新的三峽人家

放置在詩情畫意的風景之間

卷軸里的三峽人家

在高處,有更早的熹微

把窗口擦亮

更晚的落日

用余暉指引日出而作,日暮而息的人

返回稍顯陌生的新居

在高處,瓜秧與玉米

接納更多的日照

桔子樹上,積淀了更多的陽光的果實

滿含充足的糖度,在高處

多一錢陽光的佐料,生活的味道

敞亮了幾許,濃釅了幾分

 

錯落有致的新家

起伏的小街上,嘈雜的黃昏

把萬家燈火點亮

借半盞月光,杯中就傾滿漁火與濤聲

把杯中的光陰一飲而盡

昨日的記憶在心中就翻卷著波瀾

席卷失聯的景像與往事

 

往日己經沉沒

他們交出了祖上逐水而居的家園

用多少個失眠的夜晚

才能找回失去的腳印與瓦舍

才能找回激流上的日子

兩岸的猿聲還在

一日千里的輕舟帆影一去不復返

勒進肩胛的號子

在鼓脹的血管中流淌

纖夫的背影與腳印己被淹沒

無法收回,也不可能重現

無法拾回巖壁上的指紋與羊腸小道上

一次臉紅到耳根的相遇

 

卸下祖先的牌位,家什,魚網,雞鳴狗吠

搬空習俗與諺語

搬空珍藏的遺訓

用記憶包裹所有的景像與長輩的忌日

他們始終相信,激流上練就的水性

已無用武之處

只需攜帶勤勞與節儉,安身立命的絕技

攜帶.希望的種子和果樹的接穗

一定能夠嫁接全新的村莊與幸福

全新的三峽人家

 

江水漫過曾經的的家園

巫峽站起來了

西陵峽也站起來了

鳥鳴也站起來了

與熟識的鄉親,風物毗鄰而居

與一條熟諳的江水,熟諳的農諺毗鄰而居

與從前日子并沒有落差

傾側在寬闊的江水中的倒影

與水底的村莊,炊煙,姓氏似曾相識

足以將心底的波瀾慰藉

熟識的魚兒,迴游到新的埠頭

撫摸浣衣女子的腳趾

撒下攜帶種子,栽下果樹

根須就把一方熱土抓牢

從不讓生根的泥土流失

撒下舊時的網

依然能夠捕撈富足的日子

與全世界的目光

 

 

七、三峽疊詠:巨龍或速度的線性敘述

  

一、

時代啟幕,協奏起伏。

以百鳥的鳴叫,以萬馬的奔騰,

在華夏這闕巨大的絲綢上演繹。

 

第一詠,巨浪拍打,馬蹄嘶叫,詩詞慷慨,三峽恍惚。

長江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江水盛大。

 

我汲取青藏高原或祖國高處的點滴,

在隱約的匯聚里堆砌偉岸的浪花。

 

哦,順從了朝代的更迭,指代了命運的高亢,

在深邃、窒息的河谷里,我目睹水鬼、水仙和水草的斑斕,

在急劇的渲染里觀摩千年以來的變遷和擁抱。

 

哦,繼續奔走的船槳,引領一顆顆戰栗或激蕩的心,

在險阻或浩淼的行程上抒懷。

 

誰不是這般卑微,誰將無法領悟

江水浸潤的考量以及通過鬼門關時的愉悅。

 

誰不是這樣詩意,誰將不能在文雅的譜系上

寫出那震撼或寬廣韻味的喟嘆。

 

我探究秘密,珍視珠寶,在分隔又交匯的譜系上銘記。

奉節古城的點綴下,流水并未顯出典雅。

 

這急湍的修辭,在古奧、奇特或斑斕的隱喻里,

渲染了云霧般的拍打,沉寂下來,

是一萬里奔走都抵臨不了的柔美與愜意。

 

一杯酒,一杯茶,在一葉舟上,

我就是李白,是那不曾失卻的豪邁。

 

層疊溫情,風雅超然。

去巫峽,去杜甫慷慨的詞根上,挖掘瓷器或虛無。

 

在西陵峽,時間慢了下來,悲觀或絕望也褪去了陰霾的色澤,

澄明的氣流,帶領我們穿越云海下的河流、山谷、草木,

穿梭于清雅的家園、隱匿的炊煙、酣暢的魚蝦。

 

瞿塘峽、巫峽、西陵峽,

是三朵祥云的降落,三種抒情的沉淀。

 

二、

琴瑟交錯,樂章玲瓏。

我以高山流水、二泉映月的氣勢,

以梁祝或茉莉花的情愫,席卷一脈雅致浩瀚的江水。

 

第二詠,時代坼裂,民生堅韌,人生悲憫,流水潤澤。

從未有哪一條河有這般的氣概,

千古的修飾也難以超越和匹配的雅量。

從未有哪一條江有這樣的內蘊,

每一塊礁石下都暗含曲折的淚水和悲壯的領結。

 

站在這一千公里的綿延上,我領受花草、星光、倒垂的松樹,

在混沌的水流里預警干旱或洪災。

 

我抽取翡翠般的水,截獲風蝕的枝葉,兌換些許的干燥,

釀造一份獨特的醇厚或迷離,在咆哮和靜寂之中,

打坐半生,默念生死,領會了萬世之中那不可替代卻處處縈繞的頓悟。

 

尋覓或偶遇,風華盡在心底、筆下或夢中的驚艷。

豐都鬼城,放下忐忑,再大的恐懼也不抵這片段的宣泄與猙獰。

 

肉身隕滅之后,家就在此處。

儒釋道的詮釋,慢慢歸向白帝城的飄逸與渙散。

 

太白兄,請等我一等,我們一同漫游這史冊里無法企及的速度。

在語言的飛翔里,我追隨謫仙人的衣角,在恍然里洞察了

一條江所到之處都是沁心與清香、驚嘆與銘刻。

 

一灣溪流,在屈子的遐思與憤懣里漸漸清澈,

如處子般,似夜光杯,在柔順的倒映里,

忘卻了一路上經受的挑戰、困惑與桎梏。

 

豐都鬼城、白帝城、九畹溪,

傳奇或緘默,遁為幾束香草。

 

三、

小提琴、大提請、鋼琴,匯集青春。

我將生活歸為哲理,將被拆解又回籠的江水視為輪回的圭臬。

 

第三詠,建造美學,山水交錯,亙古修辭,演繹盛況。

奇跡并不遙遠,水電站的締造,以霓裳飛天的愿景,浮現眼前。

 

無以倫比的壯闊,在開與合之間,聚焦了億萬個詞匯編纂的場景。

無法描摹的激流,在萬里高空之上俯瞰為

蟲、龍,或優雅的筆墨,成就一幅不可模仿的草書。

 

哦,平淡之后的激情,會在有序的奔涌里歌唱。

我隨意收藏幾段音符,就是傳世的樂章,

在卡住的脖子上沖破束縛。

 

我特意紀錄幾張鏡頭,則是水墨的韻味,

在傳承的修為里抒發思想或青春。

 

且看這大壩上,蘊藉的命理、技術和恍惚。

在一千次、一萬次的鍛造里,演變的鋼鐵、夢想和能量。

 

在一百年、一千年的意念里,傾斜從不誕生,

謊言止于安恬或風暴般的旋轉。

 

抬頭可見的懸棺,是借喻,是言語在更高級別的沉頓,

試圖在大地的懸空中找到另一種形式的游弋與揮舞。

 

哦,我看見生命在朝向死亡的路上多了些許詩意,

我聽到蒼鷹在空中的盤旋混雜了民族的傳遞。

 

并未完全清掃的塵埃與往事,盡在更加無邊和澄凈的水庫。

此時,它是一個巨大的包容,承載了這悲歡的世界上

無妄的敘述和熱忱的焦躁,在開闊的胸襟里標注華夏的氣量。

 

三峽大壩,懸棺,水庫,

多少鏗鏘皆為柔情,多少壯闊盡在筆下。

 

四、

碑林林立,歲月瑣屑。

我怎能忘卻那蒼老的白須下,一個個縝密或浩然的典故。

我看見一條巨龍從遠方而來,

在可以言說或不可闡釋的意蘊里展現新時代的慷慨與鐫刻。

 

我復寫這條龍并未單薄,卻見證了童心、世俗、成熟

和儒雅的變幻,在一個個城池的簇擁下繼續升騰。

 

巫山云雨,水潤民心。

我不能舍棄這一萬滴水交匯的光芒,

不能在修葺的河道上設置阻礙與風帆。

 

我不能忘懷一條江的秀氣、壯麗。

南方以南,北方之距,

我投身這條溫柔無限廣袤無邊的緞帶,

描紅,轉身——

 

我詠一條龍的前世、今生和來生。

我嘆一面江的肉身、靈魂或頓悟。

 

 

八、三峽:游走在山間的抒情和流動在水中的詩意(組詩)

 

 

在唐詩宋詞中閱讀三峽

 

三峽在天地之間的逶迤,欣賞要有高度

最佳方式當屬鳥瞰

不只是為了看到它的全貌,而是為了讀出它

蜿蜒曲折的韻律

還要具有深度,深到

成為一尾在時空間穿梭的游魚

 

為此,我要返身回到唐詩宋詞里面

從那些流傳的吟唱中

讀取每一個詞語。它們

不是江里采擷的浪花,就是取自峭壁的石頭

 

乘游輪駛過巫峽

 

游輪泊在畫中。游輪靜靜地泊著

是江水在川流,是高峽在航行

是星空在漂移

接近完美的一首詩

自然而有層次地展現

它的鋪陳奇絕無比

讓擠在一艘游輪上的世界

一簇簇驚嘆飛濺

 

游輪終于駛出巫峽。有那么多人

目光。思緒。心

留在那兒久久盤亙

 

參觀三峽水利樞紐工程

 

這把世界上最美的豎琴

把峽江演繹成可急可緩的旋律

我就此看到,每一滴江水

都閃亮成一粒燈火

 

我和我的親人們端坐于溫暖的燈火之中

讀書寫字,辛勤勞作。偶爾也抬頭

仰望寥廓的夢境

 

峽江是一條裝訂線

 

峽江是一條柔韌的裝訂線

把一部厚重的歷史裝訂成卷

那些章節被一遍遍潤色,刪減

留下的精彩

叫人百看不厭

 

我循著這條線索走進歷史

江濤聲中,隱隱泛起歷史的車輦轆轆走過

漸行漸遠

誰的一闋詠嘆,在大江上濺起

濕了我的思緒

 

不為詩和遠方,只想來看看三峽

 

從黃河三角洲來到三峽,一定有人認定

我懷有某種欲望,或者對某段刻進石頭的歷史

抱有興趣

 

我想告訴你們:來這里

不為詩和遠方

我只想來看看三峽

看看這些素不相識的石頭。草木和水滴

 

 

九、《三峽漫記》(組詩)

 

 

@、在葛洲壩公園

 

坐落在宜昌的葛洲壩公園

用壩上的綺麗聚集著游人的目光

此時的安閑是安撫路途的勞頓

也是為目睹三峽的姿容

故意放慢的腳步

休閑人的舞姿,粉嫩的花朵

四月吐露的樹蔭,不斷吸納著曾經

奮戰的聲音

而,這萬里長江上的第一道大壩

無論怎樣安靜它的呼吸

自顧自地發電,過船,沖沙,泄洪

都無法安靜我內心這一份

專程而來的敬仰與膜拜

 

@、三峽大壩

-----壇子嶺上的紀念

 

首先撞入眼簾的是這一塊

黑色而巨大的四面體三角石

它用二十八噸的體重驚嘆著世人的眼眸

用二十八噸的體重堅強了

抵擋洪峰建設者的內心

用二十八噸的體重,讓一條蒼龍

歸順了中國人的意志

而,這一個倒扣的壇子

扣住風雨,扣住驚雷

扣住長江的桀驁不馴和橫沖直撞

現在,我要用掌心的溫度以撫摸的形式

紀念石頭,紀念卡車,紀念長臂塔吊

紀念高峽平湖上,暢游于湖面的

我們一望無際的夢境-----

 

@、在三峽人家

 

你在岸上招手,我便拾級而上

你雙手捧出白云,溪水,小木屋

修竹后閃出土家姑娘的身影

原生態,情景式,再現的哭嫁

一聲一聲挪動我的流連忘返

水車,石洞,瀑布

這山的歌聲被那山接住

紅繡球恰好被我抱在胸前

模擬新郎官時,借機得到

巴蜀文化的新線索

此時,任憑大江遠去,船工

升起白帆

翠鳥鳴唱著飛過頭頂-----

 

而我甘愿被姑娘溫柔而逝----

 

@、夜過白帝城

  

你站在江岸的高處

全身布滿了李白,杜甫,劉禹錫的詩詞

白鹽山和赤甲山對視出你

“夔門天下雄”的豪氣

不可淹沒的歷史,依然在大殿里講述

“劉備托孤”的歷史背景

瞿塘峽側耳過來,長江水側耳過來

我也側耳過來

那一份“出師表”里涌出的細浪

隱匿了此時的黃昏

我快速上船,又一次看見你

在夜幕里站出自己了的身姿

你光芒,透徹,冷峻

你正向敬讓你三分的長江

炫耀著你的高聳和巍峨

 

@、瞿塘峽,你讓長江順利流過我內心的想象

 

我緊緊地抓住船舷

試圖與其融為一體,側身擠過你

“案與天關接,舟從地窟行”樣的細瘦

而此時,我必須讓雙眸去攀巖

你斧劈刀削般的崖壁

小心扶住崖壁上驚恐萬狀的古棧道

小心穿過懸棺隱藏秘密的地方

鳳凰飲泉,倒吊和尚,粉壁墻上

布滿了歷史雕刻下的足音

現在,我要讓目光原路返回了

在你的南岸“犀牛望月”一會兒

讓內心的謹慎在你窄小的疆域之外

透一口氣

讓長江順利流過我內心的想象

 

 

@、神女峰

 

于長江沿岸,我舉著相機

從夢里翻到夢外

我不能放過每一個做夢的山峰

擔心你會嬌羞地一閃而過

而逆流而上的藍鯨號游輪

終于幫我捕捉到了你的身影

你,靜靜地站在瞿塘峽右岸山峰后面

你身姿纖細

但你并不看我,還好今天你沒有配戴面紗

悄悄地,你像在傾聽,也像在思索

或者像在躲避誰的追逐

“神女應無恙,當驚世界殊”

是偉人的呼喚,平添了你的羞澀

還是神女的身份,注定要與世人隔絕

暗暗地,我開始翻看自己內心的石頭

看看哪一塊像你

 

@、奉節縣,那一夜的橙子花香

 

我在游船上,我被夜色裹束

而我在經過你的香氣

當成百噸的香穿過肺腑

香氣也可以成為一種洗滌

此時,似有大江蕩滌了生活的泥沙后

身體現出清麗的平湖

我要飛翔,穿過夜色,穿過大江

穿過生活碎屑的重重圍剿

欲神,欲仙,欲生,欲死都是前世的

現在,我只想成為一朵盛放香氣的橙子花

長在某一棵橙子樹上等待秋天

等待一雙手的緊緊捧握

 

 @、石寶寨

 

你孤峰拔地,四面如削

似壓在一幅煙雨蒙蒙畫卷

之上的玉印

你把長江的浪濤吞吐在舌尖之上

將自己浣洗成一顆明珠

垂釣我遙遠的腳步

現在,一條長橋,是你伸向我的手臂

你牽引我直上云梯

看江山,看風煙,看遍地英雄

在忠縣書寫春秋家國情懷

“必自卑”石牌坊是一面鏡子

照耀那些奔跑在白色墻壁上的馬匹

一溜煙似的,嘚嘚嘚地遠去

又嘚嘚嘚地歸來

奔跑之下,歷史的英雄迎面而來

令我一顆激動不已的心情

頓時刮起一陣敬仰的風暴

 

 

十、《夜游三峽》(組詩)

 

《三峽是長江畫卷的點睛漢字》

 

長江從不缺少壯美畫卷

三峽永遠都是點睛漢字

三峽大壩做的硯臺

剛好可以研磨亞熱帶季風氣候

起筆白帝城,收筆南津關

揮毫193千米波瀾歷史

潑墨八萬里巴蜀大地

一橋飛架的橫,亂石穿空的點

懸崖峭壁的豎,峰回水轉的折

每一筆都在體內蘊育一種力量

每一畫都賦予三峽一種動感

狂放肆意的瞿塘章草,奇險峻美的巫峽行書

歷盡滄桑的西陵甲骨

解讀三峽,需要精與神的象形

抒寫三峽,需要心與靈的會意

從《水經注》到《蜀道奇》

屈子一跳,剛好蓋上陽光鈐印

哦,三峽

畫卷之外,為什么還有大片留白

  

《夜游三峽》

 

江水悠悠。 江水

帶著隱秘的情緒走來

穿越黑暗武裝的天塹

危崖是屠宰之后的詞語

刀劈般的夔門

足以讓一些星光,一些風

喚醒鷹的翅膀

 

高高地飛。視野開闊而又局促

掌燈影飛瀑,讀兵書寶劍

仰神女風采,品牛肝馬肺

驚巴楚懸棺,嘆青天蜀道

連山,重巖,迭嶂

水窮處,一抹探照燈影

溢出春的氣息

 

誰又知道那層巒疊嶂的翠

悄然改變水的性格

一朵浪花接著一朵浪花

水的起伏,蕩漾山的快樂

山的矗立,夾道迎候大江東去

峰峰嶺嶺,倒映水中

道不盡歲月滄桑

 

夜深了。沉默的江面

客輪緩緩走著

走向前方,走向中國大舞臺

  

《過白帝城》

 

從一場戰爭開始。故國

遙遠的北方飄起雪花

旌旗,鐵馬,疼痛的白

說著悲愴,說著孤寂

沉入江底的舟楫,尸骸

也有心愿未了的浪濤

跟隨溯風,奔騰,咆哮

 

江山金迷,古城紙醉

一如既往的日子

那么多忠勇將士守疆衛土

那么多雄山險水當關莫開

似乎,這是一個傳說

僅僅是一個將要亡國的傳說

 

長江水啊,漁舟唱晚的暮色

此時只能借挽歌來縫補破碎的舊時山河

天邊陰晴不定的那彎殘月

也會勾出小樓不堪回首的聲聲嘆息

春水東逝,一滴淚噙住千古江月

一闋詞埋葬帝王風流

 

 

優秀獎 50

 

1:《一條愁帶在三峽漂流》(組詩)

2:《水底三峽》    

3:《秭歸》

4:《詩志:用余生丈量整個三峽的壯闊》

5:《聽濤,在三峽》  

6:《三峽,壯美的覆蓋 》

7:《詩意的三峽》

8:《百里畫廊百行韻》

9:《奉節,三峽瓊枝上的一棵臍橙(組詩)》

10:《敘事,從甲板開始》

11:《蔚藍的明天》

12:《新三峽》

13:《長江頌》

14:《燦若繁星,寰宇三峽》

15:《三峽書》

16:《揚帆起航,筑夢三峽》

17:《長江三峽頌》

18:《三峽之詩》

19:《三峽斜陽》

20:《醉美新三峽》

21:《如詩三峽,如畫三國》

22:《三峽之歌》

23:《五月,請隨我回到屈原故鄉》

24:《三峽物語》

25:《三峽情思》

26:《我愛詩歌的故土樂平里》

27《三峽日記》

28:《奔流吧  奔騰吧  長江》

29:《三峽神女峰》

30:《三峽行》

31:《生命的秘密》

32:《川江號子,穿透三峽寂寞的時光》

33:《三峽的詠嘆與冥想》

34:《三峽夜歌》

35:《長江》

36:《大三峽》

37:《三峽人家》

38:《曲韻三峽》

39:《三峽組詩》

40:《三峽風景獨好》

41:《長江之書》

42:《三峽抒情》

43:《云陽,別在長江胸口的一朵錦繡》

44:《保護長江》

45:《波瀾壯闊大三峽》

46:《三峽:一闋詩篇獨有的意境》

:47:《三峽山水》

48:《巫山云雨,或者神女峰》

49:《長江頌》

50:《去三峽看云海》

 

 

 

終評評委名單

 

李少君:著名詩人。《詩刊》副主編。

 

谷禾:著名詩人,《十月》雜志編輯。

 

晏子:著名詩人,《南方詩刊》執行主編。

 

阿珍:著名詩人,《新藝苑周刊》副主編。

 

毛子:著名詩人,《三峽文學》執行主編。

 

微信二維碼
手機客戶端
index
老时时彩360定胆杀号 双色球下期预测最精准 眀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 云南三台直播在线直播 欢乐四川麻将下载 白小姐中特网—肖中特38181 快3怎么玩才能稳赚 广东时时赚钱吗 快乐12任五胆拖表 赛车pk1o平台 湖北彩票快三查询